艾尔欧

忙碌。

我真的不能跟整天哭丧着脸的人待一起。


真的不是我想磕,是他们逼着我磕!

【尹宗佑×徐文祖/R】病态凌虐



道奥具,下啊药,蒙嗯眼,情嘤趣


说是这么说,其实一点都不香。


链接见评论


同一张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真实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宰浩×贤秀】枪、酒,与烟。



那可真是场一点也不温柔的情事。


在混乱的地下酒吧,昏暗又狭窄的小包厢里。


交易刚刚成功结束松懈的神经——即使是他们这样的人神经也会有放松一说,好比一个成天抽大麻的烟鬼偶尔一天抽了支女士薄荷烟——在酒精,以及混在酒水里无关紧要的一点点药品作用下,神经被温润滋养,而敏感的几乎要跳起探戈来。


昏暗中有凌乱的喘息,有隔着墙壁传来的舞女引发的混乱的回音。


有烟头的星火,和从小窗挤进来几经周折停在眼珠子上的月光。


他们更深的联系缔结在大悲后的默然深谈,缔结在绷紧信任后的了然对视中。


不知何时,肌肤的碰撞变了味道,谁都没有开口,谁都不会点明,却不约而同地渴望与索求更多。


像两只狼,试探地靠近与打量,像是想要交颈去舔舐对方触碰不到的伤口。


升温的、缠绕的、旖旎的空气。


不得其法。


直到宰浩的一只手中途折道划过贤秀的脊骨、尾骨。


昏暗中,谁也看不到谁的表情,但宰浩可以想象得到,抓住他胳膊的贤秀的表情。


“哥,过了吧。”


他一定是似笑非笑的,用他那坏小子一样,带点儿认真——很撩——的表情——


看向自己的方向。


宰浩笑了。


这老男人其实真的不太正经,骗妹约炮可能也就是这个语气了。


“怎么,你不愿意。”


呵。


年轻的身体,流畅的肌理线条,粗糙的老茧。


纵横的身体,斑驳的肌理线条,有力的指尖。


燃烧的是两个同样疯狂的、纠缠的灵魂。


在这种地方从来不会缺少作案工具,但作案人的作案手法是否高超就不好说了。


“哥,你跟你那些女人们也这样?”


“怎样?”


“粗暴。”夸大其词的直白。


“怎么,对你小子我还需要温柔。”


“也对。”无所谓没底线的放任。


贤秀嘬着烟。


宰浩又一次意识到这小子是真的很撩——不,欠操。


纠缠的呼吸。


和香烟的味道。


西装裤早已不知哪里去,只留下两人一道买的子弹头内裤半拉地挂在一只腿上。


贤秀几乎被宰浩整个折过来,只手下探还能摸到那老当益壮的东西在他身下进进出出。


贤秀感受着那老东西印在他身体里的轮廓,不时被撞地发出几个气音。


而宰浩,却是握过贤秀的小腿,摸过大腿,摩挲着贤秀的背脊,感受着一股被称之为年轻的味道。



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么神奇,他们曾是正义与罪恶,如今却任由色与情义狼狈为奸。


看电影时的便签:

你比较喜欢被我绑着吗?(???)

无限大人,衣服能不能好好穿(我可以!!!!哦小黑也可以。)

无限大人的头发飘起来跟两个小辫儿似的(大美女!!!!)

以后逃跑就要接受惩罚,惩罚两小时(???惩罚?????)

在我的空间中,我可以瞬移和控制你(哦豁)

你可是动了心思了(噫~)

急不得(切)

你吃醋了(猫猫就是这么吃醋的!)

想拜师了?(到底是谁想?)

从肚子上跳过去(可爱awsl!)

我只是讨厌走在路上(小黑好可爱啊!!!)

捡那么多人(哼╯^╰)

脸红(小黑!!!!妈妈爱你!!!!)

挺受欢迎的嘛(孩子大了#心酸)

抢(诶?)

他现在只有我了(啊!!!!!!!!!!!!!!!!!!!!!!!?!!!!!!!!!!!!!!!!!!!!!!!!)

☞刚开始就是想随便记一下经常会有延伸意的话,后来,emmmmmmmmmm

☞我可算知道该打什么tag了!

☞终于有时间去看啦~

☞最后那个出来真的惊到我了

☞233333333

说真的,有没有一种“陶然”的感觉?

之前斟字酌句写的天涯客的衍生文因为意外事故没了,











哎。